1. 首页 > 如何做微商 >

微商、直播带货被国家“正名”

  在疫情形势下,数字经济显示出巨大的活力和韧性,成为推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7月1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央网办、工业和信息化部、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交通运输部、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商务部、文化旅游部、国家卫生和卫生委员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市场监管总局等13个部门,和国家健康险局联合发布了《关于支持新商业模式健康发展、活跃消费市场、促进就业扩大的意见》。

  《意见》首次明确提出15种新业态、新模式,全面部署支持和鼓励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在数字经济中创造新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新个体经济将进一步降低个体户的网上创业就业成本,支持微信商务电商、网络直播等多元化个体户和分时就业;大力发展微经济,鼓励“副业创新”,支持在线多元化社交和短视频平台有序发展,鼓励微创新、微应用、微产品、微电影等创新;引导“家庭经济”合理发展,促进在线直播等新服务健康发展;加强灵活就业劳动权益保障,探索多点实践,支持建立灵活就业和“共享就业”服务平台,探索适应跨平台、多用人单位灵活就业的权益保障和社会保障等政策。

  微信业务继续前行,法律有待规范。

  这是国家层面第一次公开表态支持微信业务,是多个部门的联合声明。思少集团董事长吴兆国感慨道:“微信业务终于在国家层面得到认可,被鄙视了七年。”微信业务很多人也喜欢大奔,说“微信业务终于挺过来了”“不用再担心了”!

  然而,很多人对此提出了质疑。“有多少微信商业企业有真正的科研实力、生产实力和售后服务实力?”有业内人士匿名指出,“微信业务除了有吸引力的玩法外,保底企业很少,有R&D和生产工厂的就更少了。但是韭菜被割了一个又一个,真正赚钱的是一般一代,囤货的都在为这种商业模式交智商税。快速发展不代表长久。虽然是在国家层面推广支持,但微信商业企业很少有这种硬实力。”

  诚然,化妆品是微信业务中最受欢迎的产品之一,其代理模式已经形成了相对完整的产业链。而传统的微信商务品牌基本都是基于代理模式,多层次分销,很多微信商务品牌已经转型为社交电商。其实一般的玩法和以前没什么区别。

  微信业务中最常被诟病的一个问题是,将微信这个社交平台作为交易平台,容易导致无法追踪主题、交易性质不确定等无法控制的问题。

  “电商法规定,所有在电子平台上的交易都要进行注册,但‘零星小交易’可以免于注册,这给了微信很多商机。而且微信交易不受特殊监管,导致微信业务问题层出不穷。”北京法学会电子商务法研究会会长邱指出,微信交易是半封闭的,与淘宝、不同。虽然微信业务的一些销售方式可以通过电商平台、第三方APP或在线直播等方式进行补充,但大部分还是基于简单的转账记录。

  第二,一旦品牌被打上“微信业务”的烙印,似乎背负了原罪,在网点培养高端品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在人们的潜意识里,一些微信商业品牌会利用“假洋品牌”造势,甚至找“黑作坊”负责加工。虽然境外注册公司和个体户已经不能通过“境外委托”方式。国内非特殊备案,大部分也会找有影响力的加工厂负责生产,以提高品牌整体质量,但自主研发能力还是极其匮乏,即使营销继续造势,代理模式也是,另外微信销售既没有流量成本,也没有推广成本,利润甚至可以达到电商的三倍以上,让很多从业者望而却步。

  但是,存在是合理的。而且不得不承认,微信商务品牌在私域营销领域做的非常好,赢得了很多品牌和实体的效仿。

  疫情期间实体经济严重受挫,不少商家通过微信业务的朋友圈、社交穗等方式进行商品销售,有效解决了燃眉之急,这些方式被证明是微信业务的“惯用伎俩”。“微信业务的本质和价值已经被新的零售和电商平台所取代。”有业内人士说:“其实无论是电商、实体还是社交电商,都只是一种销售渠道。不能因为新兴渠道就否定产品或者品牌本身。好的产品适合多元化的销售渠道。”

  目前参与微信业务的传统品牌数不胜数,其中有欧、、等众多国内知名品牌,以及樊米林、等微信业务本土品牌的崛起,这种品牌发展也使得这个圈子越来越规范。在国家政策支持下,全国微信业务热将进一步发酵,微信应加强对电子商务交易的监管。预计电子商务活动也将全面纳入国家层面法治调整的轨道,并将颁布微信商务交易特别法。

  直播带货进正规军,短视频平台又上紧了。

  无论是直播的支持,副业创新的鼓励,还是多雇主跨平台灵活就业权的保障,都意味着国家层面在呼吁人们加大对数字经济的投入。

  活产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是一个新词。也从社交平台演变为交易模式,近两年发展成为电子商务的新出路。

  据艾传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今年的直播电商在李佳琪、韦亚、辛巴的加持下达到高潮,李翔、黄祖霖等演艺明星的参与,进一步让直播电商赚足了眼球。直到2020年第一季度,“住宅经济”日益受到疫情影响,带货直播成为突破疫情期的有力工具。当时取消了很多明星档期,陈赫、刘涛、罗永浩出场,使得淘宝、颤音等平台的直播繁荣起来,2020年的直播热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据商务部统计,仅今年一季度电商直播就超过400万次!

  7月6日,有消息称,联合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市场监管总局和国家统计局向社会公布了他们职业生涯开发的一些新工作岗位,如增加互联网营销人员职业下的“现场推销员”,知名“电商主播”和“网上有货名人”也有正式职称。同时,教育部进一步明确了高校毕业生就业统计相关指标的含义,明确将开设网店归为“自主创业”,将微信官方账号中的博主、电竞工作者归为“自由职业者”。

  直播行业确实扩大了扩大就业的范围。据招聘网站统计,春节后一个月内,整体工作岗位数和员工数呈两位数下降,但直播相关工作岗位数同比增长83.95%,员工数增长132.55%。除全职岗位增加外,相关兼职岗位数量同比增长166.09%。我跟记者讲过浙西一个小镇的电商公司HR,招聘颤音主播月薪一万-一万五,夜班兼职主播也能达到相当高的工资水平!

  直播交付已经成为电商企业的标准,对新个体经济的强调也重申了数字经济的重要性,颤音、Aautorapper等平台将首先成为“副业创新”的最佳基地。

  但是,直播带货不是电商的特权。除了淘宝直播和颤音Aautorapper短视频直播,基于微信的私域直播也在美容实体零售领域迅速发酵。王相亭、沙溢等美妆连锁创始人亲自直播,宣传造势,各大连锁的BA也开始培训主播,通过私域直播到微信社区或微商城完成交易,与微信业务的私域模式相连。标准化也势在必行。

  无论如何,是时候考虑给自己一个提议了,摆个地摊,做个微信生意,做个直播,做个短视频...创业的形式没有限制,但零售的本质必须要观察。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xhswei.com/a/weishang/21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